主页 > U生活化 >我当队医的日子:医生,请问有没有「羊水试纸」? >

我当队医的日子:医生,请问有没有「羊水试纸」?

2020-07-10 来源:U生活化

回想起来为什幺会投入运动医学呢?大概是因为从小就喜欢看棒球吧,我是从职棒第二年就开始看比赛的老球迷。你有听过时报鹰、俊国熊吗?没有吗?告诉你,他们加入的时候我都已经看球两年了,对,就是这幺老。

一路以来,以前支持的味全龙解散,跟着张泰山、叶君璋转而支持兴农牛;后来在台中读了医科,听了N次的「又是高志纲」和「虽败犹荣」,吃了不知道多少次锅贴和泡菜。后来考过了两张中西医执照当上医师,没想到连选的工作都和棒球有关。

当医生后最开始我是在中坜的一间诊所服务。原本打算照规定受聘满两年后,就回台北开一间诊所养老、看棒球。就在準备回天龙国之前,接到了坜新医院开的缺。其实我原本很犹豫,甚至跑去找恩主公掷茭。但因为环境确实不错,而且「他们和Lamingo桃猿队有签约」,所以我就不顾恩主公掷茭的结果跑去坜新医院,还厚着脸皮去运动医学中心问有没有缺中医师。结果很幸运地被接受,还被派去球场巡诊,这段转折过了那幺多年想到还会笑。

林智胜 vs. 陈金锋

第一次去球场巡诊的时候,我装得很镇定,试着表现出很专业的样子(其实我真的很专业)。就在我听着球队的防护员的导览时,一位高大、带着笑容的球员走过来,很热情地对我点头,握手说道:「医生你好你好,我是陈金锋。」

我眼睛看着他,心中OS:「屁啦……你是大师兄(林智胜)吧!」

看了那幺多年的球,这是我和大师兄的第一次接触。当时脑袋真的有点断线,所有可以回应的正经话、玩笑话都像是卡在喉咙中的石头:「呃,你应该是……」

「哈哈哈,没有啦,医生,我是林智胜。」好险大师兄让我安全下庄,不然还真的有点尴尬。

和Lamingo合作的这段时间,我除了医治球队的选手,还要和球队的运动防护员、教练等等保持沟通,让大家即时了解每位选手的状况。这个团队运作的模式,基本上是以「球队的防护员」和「医院的个案管理师」作为对话的窗口。

选手一旦发生问题需要就医,防护员就会通报管理师,由管理师联繫安排最即时的适当就医管道。就医后,医师的诊断、处置状况、需要球团方面配合的事项,都会再统一由管理师回覆给防护员,再转知队上防护团队、教练与管理层。反过来,若球员在外地接受了诊疗,防护员也需要将整体状况回报给管理师,再转知医疗团以掌握选手健康情况。

除了选手的医疗,我们也需要支援球场医务站。一般来说,比赛期间给观众的医务站是由护理师、运动伤害防护员或物理治疗师轮值的。但在人手不足的时候,例如去年的某个连假期间,医生也会加入轮值。

如果没有太多意外事故,轮值球场其实会让人觉得时间漫长,因为医务站看不到Lamigirls。尤其是週日,因为球场通常从中午过后就开始有活动,而比赛会一路到晚上9点、10点,因此需要支援的时间特别长,偏偏我就是值到这一班。

但是,人生中最厉害的就是这个「但是」,人在旺的时候什幺都碰得到。跌倒、擦伤、选手脱臼都来也就罢了,中间居然有一对夫妻过来问「有没有羊水试纸?」

拜託太太你怀孕36、37週,在家附近散步会比来球场好得多呀。想出门的话在家附近散散步不好吗?我们还真的没想过在球场会有羊水试纸的需求。如果在这里破水、要生了,我可能比妳更紧张,因为我上次接生是实习时后的事了啊!后来请她先密切观察,有需要的时候可直接在我们这里搭救护车送医。

国家队队医

除了职业队的医疗工作,我也担任过国家队队医。

曾有朋友问:队医可以到处旅行,是不是满爽的?如果你觉得出国就算旅行的话是没错啦,但是你知道吗?通常要举办国际赛事就要很大的场地,要很大的场地就不太会在热闹的观光区,反而常在没人想去的地方。更重要的是出队时,全队几百人的医疗就依靠这最多数十人的医疗团,这种24小时的无形责任,让人虽然可以短暂偷闲,但很难有真正的玩乐。

随队时到底会发生什幺状况?记得运气比较差的一次是在仁川亚运的女子足球项目中,对韩国队的比赛。开赛没3分钟,我们的选手就被韩国队从后面顶到膝盖放倒了。经评估过膝关节有受伤不适合回到场上,但没有立即的危害,所以我们决定等比赛后再送医。

结果比赛结束的哨音才刚响,我们的前锋突然倒地,我和防护员赶快冲上场了解状况,当下判断是过度换气,而且疑似有「呼吸性硷中毒」的现象。结果这位前锋和刚才那位膝盖受伤的选手,就一前一后一起送医了。就这样开场一个、结束一个,我们冲上场的画面还上当地媒体。

比赛后回到选手村,重头戏才登场。我们要处理选手各种的疼痛、伤害,有时候会需要开立内服药。遇到选手状况比较多,人手不足的状况下,医生有时也要协助一些防护的工作。

其实出了国就是这样,没有真正的上下班分别,团队中的各科医师、各个职务都需要互相照应,没办法分太清。有一次团队中有家庭医学科医师,大家都乐得把内科开药的病人交给他,而且还能帮忙解决一些传染性疾病的管控。所以说不是只有骨科、复健科、中医科才能在赛事中派上用场。

虽然说没办法真正「旅游」,但是当随队医师还是有很多乐趣。喜欢品嚐在地美食如我,就能藉机吃到很多国家有趣又好吃的食物,例如:韩国仁川最好吃的韩式炸鸡,让我排队排了20分钟;还有另一间俄国人在「土库曼」开的牛排馆,也让我回味再三。

关于吃住,队医中还流传着一个传说,某届东亚运由澳门主办,不只没另外盖选手村,直接设在5星级饭店里,还发Coupon让大家在饭店内用餐,用不完还可以换伴手礼。没跟上时代真的是恨自己出生太晚啊!

要怎幺样才能成为国家队队医?

一般来说要担任队医,当然得在运动医学的相关领域,目前主要是:复健、骨科、中医,有一些比较突出的表现,接着透过各个主责单位的招募,才有机会担任随队医师。通常国际赛事是由该项运动的协会,或是中华奥会的医学委员会进行医疗团队的筹备,所以随队医师也是由他们找的。

在以前这些招募并没有明确的资格标準,也不一定有公开的讯息。大型赛事例如亚奥运、世大运会有比较完整的机制,但小型赛事就有点像是师徒制或学长学弟制。例如我个人第一次去担任队医是在一个比较小规模的综合型国际赛,其实就真的是在过年期间接到了一通前辈的电话,问我有没有意愿,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,就这样打开了队医之门。

会有这样的状况是有原因的,其中一个原因是其实随队医师并没有好的报酬,大家比较是为了荣誉和喜爱运动而去的。大环境没有这幺大的需求,愿意当随队医师的人就没有那幺多,所以产生这样私底下推荐、介绍的机制,是可以理解的。而且基本上还是有个「先有小比赛的经历,才能到大比赛」的原则在。但这样的制度长期下来还是会有一些问题,而且随着大环境的发展,愿意投入这个领域的医师也逐渐增加,开始需要有一套相对明确的养成、遴选机制。

近3年来,一些队医前辈合力推动了台湾运动医学医学会(TASM),也建立了运动医学专科医师的养成制度。这一批新生代的运动医学专科医师除了有前面提过的复健科、骨科、中医科之外,还包含了家庭医学科、妇产科、神经内科、甚至是小儿科医师。后面这些科别的医师,其实都是运动员会有特殊需求、但过去非常欠缺的人才。

对于这些已经有了运动医学专业的医师,在制度中还安排大家从去国内小型赛事开始累积场边经验,再逐步到国内大型赛事和国际赛。明年(2020年)的夏天,东京奥运将在邻近的日本展开,希望在这一年的时间内,台湾可以产出第二批运动医学专科医师,以及更好的制度与环境。也希望大家在注意每位选手之余,也能多认识一下他们的健康后盾:运动医学团队。


随机文章

凭什幺她从卖水果到19岁嫁皇室,离婚后带着3个孩子,她再嫁豪
凭什幺她从卖水果到19岁嫁皇室,离婚后带着3个孩子,她再嫁豪
凭什幺她从卖水果到19岁嫁豪门,因为她就是美还比你拼!     光芒四射的时尚圈从不缺麻雀变凤凰的故
凭什幺孙俪没化妆眼睛还这幺大!8位《芈月传》女演员素颜大PK
凭什幺孙俪没化妆眼睛还这幺大!8位《芈月传》女演员素颜大PK
说到最近最火红的古装剧你会想到什幺呢?你的答案是否跟妞编辑一样,那当然就是《芈月传》啦!由孙俪带领
凭什幺我要保护男人的自尊?以退为进的关係心理学
凭什幺我要保护男人的自尊?以退为进的关係心理学
前阵子我到社区演讲,一个年轻妈妈跟大家分享她刚嫁过去的苦*:「我男人说,给他妈妈面子就是给他面子,希
凭什幺男人拿比较多?布莱德利库柏力挺珍妮佛的性别宣言
凭什幺男人拿比较多?布莱德利库柏力挺珍妮佛的性别宣言
前些天珍妮佛劳伦斯提出好莱坞薪资严重的男女差异,这几天她的老搭档布莱德利库柏也出面声援!一起看看库柏
凭什幺自我审查?梁文道要求顺丰回应
凭什幺自我审查?梁文道要求顺丰回应
梁文道日前在苹果日报专栏「普通读者」中撰文述及,他自台湾寄书回港,受到顺丰快递审查而有三本书递送不果
凭什幺这幺值钱?英特尔153亿美元买下自动车之眼Mobile
凭什幺这幺值钱?英特尔153亿美元买下自动车之眼Mobile
REUTERS/Brendan每股 63.54 美元,总价值 153 亿美元,在路透社爆料后,英特尔